水下液动蝶阀

历史首次!德国成第三大经济体日本GDP跌至全球第四汇率是排名变化的重要因素

来源:火狐体育下载    发布时间:2024-03-10 05:43:04

经济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日本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跌至第四大经济体,这背后不仅仅凸显了日本经济稳步的

产品详细

  经济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日本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跌至第四大经济体,这背后不仅仅凸显了日本经济稳步的增长的压力,背后更源自于人口结构的深度老龄化,以及日本在接受外来移民方向的保守,这些共同造就了日本经济稳步的增长的困境。日本内阁府当地时间15日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为,2023年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9%,反映物价上涨的GDP名义增长率为5.7%。在2023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曾预测,2023年日本的名义GDP将被德国反超,跌至全球第四位。

  日本在1968年超越了当时的西德,变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2010年,日本被中国反超,从全球第二跌至第三。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日本经济规模到2026年将被印度赶超。而根据美国高盛公司的预测,到2075年,日本经济将跌至世界第12位,排在印度尼西亚、巴西和尼日利亚等国之后。

  客观来说,日本经济下滑,汇率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2023年,日本全年经济稳步的增长率1.9%,这对深陷经济增长停滞的日本来说,1.9%的增长率已经是一个较高的数字,但即便如此,日本的名义GDP仍然低于德国,从而让出了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位置。德国去年经济并不景气,GDP增长率下降了0.3%。导致这一切变化的外部因素,其实就是汇率的变化。在2010年之前,哪怕是自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日本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2010年被我国赶超,再到去年被德国赶超。日本去年的名义GDP为4.2万亿美元,德国为4.4万亿或4.5万亿美元,这取决于汇率的变化。

  虽然汇率是排名变化的主要的因素,但是日本多年来一直专注于削减成本,并没有采取扩大投资等积极主动的经营方式。事实上,这给日本经济带来了悲喜交加、冰火两重天的奇异景象。那些早已完成全球化布局、实现海外现地产销的大规模的公司赚得盆满钵满,盈利翻番,年度结算创出历史上最新的记录;而日本国内的大部分中小企业困守愁城,即使有利润也被弱势日元吞噬大部分收益,艰苦求生。

  与此联动,日本企业在汽车特别是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竞争力下降,2023年中国汽车出口量首次超过日本,跃居全球第一。在科学技术创新和新兴技术领域方面,日本也已落后。2023年日本经济的另一个问题是,一些企业赚取了丰厚的利润,政府也收割了大量的法人税,但是,这些收入没有流到国民的手头,消费依然沉寂、低迷。企业自身感觉到经济“蒸蒸日上”,而国民认为“苦日子”还没有出头。所以,如何让企业的利润转化成为国民的消费,是日本经济实现真正“回暖”的关键。

  而日本经济长期缺乏稳定增长动能,是日本2023年名义GDP被德国超越的深层原因。  本经济规模总体在泡沫经济破灭后的二三十年里变化不大,甚至有些原地踏步,而德国经济规模则有了明显扩大,而今最终超越了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却始终未找到经济稳步的增长的长期稳定动能。观察过去二三十年显而易见,日本从海外进口大量能源、资源的情况未得到一定的改善,资源价格持续上涨导致进口额持续不断的增加;日本电子行业的竞争力减弱,商品出口的盈利能力变弱;而且日本少子老龄化和人口减少加剧,在压缩日本国内消费的同时,还抑制了经济稳步的增长的潜能。

  而要论经济实力,日本的底蕴并不可以小看。日本在历史上曾经历“经济奇迹”,从二战后的废墟一度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70乃至80年代,是日本经济的奇迹,但自从90年代金融泡沫破裂后,在过去的30年时间里,日本经济仅小幅增长,虽然总体日本人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但停滞增长本身,就从另一方面代表着一种衰退。支撑日本经济的,其实是背后强有力的中小型企业的稳固生产力。

  和日本60-80年代类似,德国从二战后的经济表现也非常强劲,以高端产品如豪华汽车、工业机械等统领全球市场,出口也占到德国经济的半壁江山。在整个20世纪50年代,联邦德国国民生产总值平均每年增长7.5%,超过当时的其他欧美国家。联邦德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从1949年的790亿德国马克增长到1960年的3000亿德国马克。1960年,联邦德国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和苏联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受到欧美潮人追捧的甲壳虫成了经济奇迹的重要象征。1955年,第100万辆甲壳虫从大众汽车的狼堡工厂下线。“西德制造”的冰箱、电视、洗衣机和收音机开始畅销全球。

  二战后的德国,曾经创造出来了一系列经济奇迹,但在去年,尽管德国变成全球第三大经济体,但德国经济去年增长乏力,最后一季度出现同比0.2%、环比0.3%的下滑,其原因就包括建筑、机械设备的投资下降、以及外贸需求疲软等等。如果今年一季度继续下滑,那么德国也将进入所谓的“技术性衰退”。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近期就表示,德国今年的经济稳步的增长仅仅只有0.2%。

  特别是,以往长期占据优势地位的汽车制造领域,日本的存在感与影响力也在显而易见地下降,不仅频频被曝出车企造假丑闻、竞争优势下降,而且未能及时抓住全世界汽车行业大变局,导致日本2023年失去了世界第一汽车出口国的地位。针对这种缺乏牵引经济长期增长稳定动能的现状,日本瑞穗银行首席市场经济学家唐镰大辅敏锐地指出,“日本被中国超越是‘时间问题’,但被德国超越并非不是不可避免的。问题不在于德国的经济发展,而在于日本经济稳步的增长和产品研究开发能力变弱,日本经济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就一直原地踏步,没有增长”。1945年战后至今很长一段时期,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存在感与影响力主要源自其作为世界经济大国的地位,但如今伴随日本被德国反超,跌落至世界第四,甚至不排除今后可能跌落至世界第五、第六,将很大程度压缩日本今后在国际社会的话语权和感召力。

  因此,如何找寻牵引经济发展的长期稳定动能,拉动日本经济走出长期身陷的发展泥淖,可能已成为日本政府的当务之急。日本政府或许还可以将时下这一切归结为日元大幅贬值,但如果未来三五年经济仍持续低迷的话,这一切就将成为日本社会的真问题。

  德国成第三大经济体,但工业超级大国统治地位却受到了威胁,德国经济更需要稳步前行。家用电器制造商Miele,该公司计划在德国裁员2000人,并将700个职位迁至波兰工厂。供暖制造商Viessmann已将3000个工作岗位转移到波兰。大众汽车去年表示将在美国新建一座电池工厂,巴斯夫在德国总部裁员之际也宣布计划投资100亿欧元在中国建设石化工厂。法国钢管制造商瓦卢瑞克去年9月关闭了在德国的生产,而轮胎制造商米其林及其美国竞争对手固特异表示,他们也将在2025年底前关闭德国工厂。德国的工业产出自2017年以来一直在下降,自2022年切断俄罗斯天然气进口以惩罚乌克兰冲突以来,下降速度加速。许多百年老工厂正在关闭,其他公司正在将生产线转移到成本较低的国家。2022年,德国对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切断,并加大对乌克兰的武器交付,以支持北约针对俄罗斯的代理人战争。两年过去了,关于重大经济危机和欧洲最大工业经济体大规模去工业化的令人震惊的预测即将成为现实。随着柏林在2022年切断来自俄罗斯的廉价且可靠的天然气供应,德国企业现在必须支付欧盟最高的能源费用之一。

  图1980-2023年间日本与德国GDP趋势对比图 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德国GDP虽然超过日本,但两国其实同病相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日本和德国在许多方面的共同点进行了比较,尤其是在面临的挑战方面:一是人口老龄化。日本和德国都有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但日本在这方面更为严重,日本人口自2010年开始持续下降,人口老龄化导致劳动力供应减少,私人消费增长乏力。二是自然资源稀缺。日本和德国都面临自然资源稀缺的问题,这迫使他们依赖进口来满足能源和原材料的需求。三是依赖出口和汽车产业。两国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出口,这使他们对全球市场的波动和国际贸易政策变化非常敏感。

  此次德国GDP超过日本,从侧面反映出全球的经济发展形势,而这似乎也促使日本在全球的影响力进一步下滑。对于日本而言,要想实现“逆转”,不断努力地提高生产效率,几乎是唯一途径。而对于德国而言,排名上升并不代表德国经济向好,为了恢复增长潜力,迫切地需要出台长期增长战略,重新审视产业体系,提高生产率。资深经济学家神田庆司分析指出,完善再分配政策,抑制贫富差距,维持生活稳定,这样的社会更利于每个人发挥能力。